十问《聂隐娘》:戛纳版国内已过审

2015-05-24 10:25   来源:黄冈资讯   

  十问《聂隐娘》:戛纳版国内已过审 就在本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揭晓的前一天,《聂隐娘》剧组才姗姗来迟地与媒体坐到了一起,畅聊有关电影的幕后故事。熟悉戛纳电影节的人知道,等到电影节结束才离开的竞赛片主创,很可能都是被组委会劝留、做好领奖准备的。在日前出街的场刊评分中,《聂隐娘》也与另一部参赛片并列高居榜首,甚至有外媒已经预测《聂隐娘》夺下金棕榈。无论最终结果怎样,这些风向似乎都已提前指明,蛰伏七年的侯孝贤,再次迎来了“最好的时光”。

  在这个气氛略带紧张的时间节点上,记者们没法不关心获奖的可能性问题。侯孝贤却把外媒的好评看得很淡,只说,别信这个。他更爱讲拍电影的事儿,唐传奇什么样,演员怎么。低吩趺磁,打开话匣子就滔滔不绝,把大家逗得哈哈笑。毫无疑问,《聂隐娘》将成为中国影史上最独树一帜的武侠电影之一,它古韵悠然,如一首雅致的唐诗。当日侯孝贤亲口证实,《聂隐娘》已在中国内地过审,版本与戛纳放映的一样,具体档期还未定。

  围坐在侯孝贤身边的,是与他第三次合作的舒淇[微博]、第二次合作的张震[微博],以及周韵、许芳宜、谢欣颖。侯孝贤说张震很闷,舒淇性子很直,现在都是他们最好最成熟的年华。有记者跟舒淇打趣,问她会不会像电影里那样跟一个男人归隐江湖,侯孝贤听到抢过话头说,都是天天被你们逼的,她就得隐退啦,扭头又吩咐舒淇道,“不要理他们!”在场主创和媒体笑作一团。

  一、《聂隐娘》场刊评分最高,是金棕榈热门候选?

  侯孝贤:别信这个,评审是评审,得奖这个东西,我讲了很多次。每年评审的结构你根本不知道。上次我带舒淇去领技术奖,我跟她说,你看哪些评审年纪比你还小。这里的评审每年都会调节。有一年,一个获奖电影和我的差不多,没什么人看得懂,所以第二年就调整了。

  每一年的评审结构我们没法判断。电影节的调节方式就是看去年的状态。评审的选择会根据上一年搞得不一样。我来了太多次,这个是第七次了。但得奖必须有它的原因。演员,导演,这些还是得在一个水准之上的。

  二、微博上有人质疑《聂隐娘》故事性不强?

  侯孝贤:很正常,有些人看的是不一样,这个就是盲人摸大象。现在大家习惯看好莱坞的,但你信息不能断,这样就是一个拍片的方式,全世界不光这样一种方式。但好莱坞太强大了,他们那种传递信息的方式让大家接受了。

  三、如何理解《聂隐娘》里的侠义?

  侯孝贤:《史记》里有游侠列传,你如果看唐人小说,也有很多刺客,你说侠女那个,是侠客么?不是。他们的侠的定义,是仗义还是个人风格,或者杀一个人救千百人,各种都有。后来因为武侠小说,把侠义变成了打抱不平。

  最好每个人看这个电影都不一样,我不会评论,爱怎么看怎么看。盲人摸象,层次不一样。影像在早年是很纯粹的,但它不是文字,文字的想象力很强,像《百年孤独》那样。好的影像出来,你也会有想象,但观赏必须看个人的经历,修养,文学,各种东西,导致你看法不一样。有时候创作者的状态是,他可以做到但不能说明,怎么来的不知道。但这个电影这个样的机会不大,比如,摄影师意见很强,你会被他引导,演员很强,你也会被他引导。

  我的电影,剧本摄影机放到那里就OK 了,我不会去调整,试戏就会限制你的形式,你会压得很紧,最后是他们演员自己进去了,所以我很松,镜头很远,你的长镜头调动就行了。你换镜头就好了。所以我不喜欢排戏,怕他们固定。他们怎么解释都可以,他们进入,投入,就会有神采,哪怕和我原来设计得不一样,也没问题。

  我不想安排东西,真实的人生每个都不一样,所以不能要求必须怎样。你注重结构,注重戏剧性,这里必须打一巴掌,那里必须掉一滴眼泪,那样是别的导演做的事。

  四、主演们各自最喜欢的一场戏?

  张震:我最喜欢的是我演的那场戏,许芳宜老师跟舒淇那场在山上的戏,云飘过来,他们走过去。这个戏不是电脑做出来的,但力量更强。我跟摄影师聊天,拍这个戏是要观察很久,观察山的变化,他们觉得可能做成这个样子,拍一个电影有这个感受,才好。他拍出来的样子超乎人们的想象,这个事让我印象深刻。

  舒淇:我突然想到我们拍那场戏的时候其实挺危险的。道姑站在山那一边,风很大的,接近海拔3000米了,在神农架。我看到云在山下,太阳比我们还低,云慢慢涌上来,感觉你就像是踩在云上。拍戏的时候我们经常在等,等风,等云,等鸟叫。

  我一开始取大寮首级时,侯导说,快来,我赶紧跑过去,但摄影机还没跟来,侯孝贤很着急,机器呢?那个景色很漂亮,一下子就没了。我们经常在等,等的不是人的情绪,是风景这种“颜料”。

  许芳宜:我是这里的大菜鸟。我看完电影之后,特别是最后的音乐响起,我就用力地揪了一下,太美了。一个角色所呈现出来的孤寂,让我有很深的感触。看着每个演员那么精彩,从服装到美术那么多细节都很好,我觉得这个真的很不容易,一个人走了很长一段路之后,我觉得自己差不多眼泪都掉下来了。每个角色,嘉诚公主说的青鸾其实代表每个人,每个姑娘都很孤单,但也很骄傲。

  侯孝贤:台湾一个记者看完跟我说,那段舞,就是我,没有同类。

  周韵:我看完这个电影,画面在我的脑袋里就消失了。我来之前看了黑泽明的《保镖》,我觉得里面的男人很帅,那个劲头很像导演,又很细腻。这个电影也很细腻,所有的画面,都非常美,我们有时候习惯用看和听去感受电影,但这个电影带我到了一个世界,这个电影有一种空间,给了我特别大的想象。我太长时间没看过这么古典这么简洁的电影,这个电影像个石头,是那么有质感,我会觉得想去触摸它,很难用语言去表达。我觉得最期待的是导演最后那个镜头的到来,但又超出了我的想象。我一直在讲,他幽远地走过来,然后又走远,我说,这样就结束了?第一个反应,还没看够。第二个反应,它就该这么帅。这就是一个老帅老帅的电影!

  五、为何坚持用文言文对白?

  张震:台词跟剧本一样很难读,要花很多功夫。我们看唐人小说,三页纸我都读不完。现场还是有困难,文言的对白,还要变得很有生活感。

共2页: 上一页12下一页

(责任编辑: 泽轩 )

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Tag标签:
  • 聂隐娘
  • 友情链接 (申请联系站长QQ:812702630) 外链:5元/条 | 软文发布(包收录 可加锚文本 链接地址)10元/篇!

    黄冈牛牛网广告投放隐私保护网站地图网站入口关于我们

    免费申明: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,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留言,请您告知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广告服务QQ:812702630-在线投稿

    黄冈牛牛网(http://www.xadinghe.com/)工信部备案号:鄂ICP备14019492号